伊犁新闻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伊犁新闻 >

红岩丰碑_国内_新闻首页_红星新闻网

发布日期:2021-06-11   

  重庆是一块英雄的土地,有着光荣的革命传统。同志在这里进行了决定中国前途命运的重庆谈判,周恩来同志领导中共中央南方局在这里同反动势力展开了坚决斗争,同志在这里领导中共中央西南局进行了大量开创性工作。重庆涌现了大批大义凛然、高风亮节的人,如信仰坚定、不怕牺牲的赵世炎等人,英勇善战、屡建功绩的王良等人,坚贞不屈、永不叛党的江竹筠、王朴、陈然等人,严守纪律、勇于牺牲的战斗英雄邱少云,等等。解放战争时期,众多被关押在渣滓洞、白公馆的中国人,经受住种种酷刑折磨,不折不挠、宁死不屈,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凝结成“红岩精神”。

  2019年4月17日,习总书记在重庆考察工作结束时的讲话

  “红岩荒谷耳,抗日显光辉。”重庆红岩村,作为抗日战争时期和解放战争初期中共中央南方局领导机关所在地和重庆谈判期间中共代表团驻地,而与中国革命的历史紧密联系在一起。中共中央南方局在1939年1月正式成立到1946年5月东迁南京的几年时间中,以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领导下,在周恩来、董必武、等人带领下,创造性地贯彻执行党中央的正确路线、方针、政策,在极其艰险复杂的政治和社会环境中,谱写了独树一帜的壮丽篇章,为中华民族的独立和人民的解放事业建立了不朽的历史功绩,培育形成了伟大的红岩精神。

  解放战争后期,曾在南方局领导下的重庆地下党组织遭到破坏,被捕的员及革命志士多数被集中关押在渣滓洞和白公馆监狱,特别是以许晓轩、江竹筠、王朴、陈然等为代表的革命英烈,以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正义凛然的英雄气概经受住种种酷刑折磨,为中国人民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生命,谱写了感天动地的人生壮歌,进一步丰富和发展了红岩精神。

  “把红色基因传承好,确保红色江山永不变色”,在黑暗中追逐光明,只要有一丝光芒,也要逆流而上。大力弘扬红岩精神,对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传承党的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凝聚推动改革发展的强大力量,具有重要的实践价值和现实意义。

  红岩精神具有跨越时空的力量。新的时代,成都、重庆“双星闪耀”,肩负起新的历史使命,主动融入“双循环”、齐心唱好“双城记”,全力推动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共同打造新时代中国经济发展“第四极”。

  有谁不知道“红岩”呢?每当提起这两个字,红岩村、重庆谈判、绣红旗、江姐、小萝卜头一个个熟悉的名字、一段段催人泪下的故事,顷刻之间涌上心头。

  悠悠嘉陵江畔,巍巍歌乐山下,位于红岩村52号的重庆红岩革命纪念馆依山城的特有地形地势而建,整座建筑如巍然屹立的红色磐石,又如嘉陵江边永不熄灭的熊熊火炬。记者来到红岩革命纪念馆那天,只见来自全国各地的党员干部群众络绎不绝,他们驻足瞻仰革命文物,聆听革命故事,追忆早期人艰苦奋斗的革命历程。

  纪念馆的二层是常设展览“千秋红岩中共中央南方局历史陈列”。走进展厅,一张张照片,一段段文字,一件件饱经沧桑的历史文物,将人们的思绪带回那个风雨飘摇、战火纷飞的年代。

  “在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月,中共中央南方局在重庆成立。由于不允许组织公开存在,所以局机关秘密设在八路军重庆办事处内。”讲解员赵露介绍,不久之后,因为日机轰炸,之前的驻地被毁,办事处和南方局迁到了红岩村的大有农场内。

  红岩,由此成为当时的雾都明灯。之后的许多年里,无数进步青年追寻着红岩而来。

  来红岩,追求的绝不是物质享受。当年八路军重庆办事处的条件极其艰苦,头顶不时有日机轰炸,百米外就有特务监视,吃水要到两公里外的嘉陵江边挑,蔬菜都是自己亲手栽种,一个月都难见荤腥。穿的粗布单军装,抗战期间每个人只发了两套。

  “极其艰苦的环境阻断不了热血的脚步,去延安、到红岩,追随中国,是当年无数热血青年无怨无悔的选择。”作为红岩革命纪念馆的讲解员,赵露记不清这些年一共讲解了多少场,但每次讲到当年人追求革命理想的事迹时,都会心潮澎湃,眼含热泪,“船的力量在帆上,人的力量在心上。只有具备了坚如磐石的理想信念,才会有自觉的、无畏的奉献行为,这是支撑人不懈奋斗的力量源泉。”

  走进红岩革命纪念馆的红色故事展厅,一面巨幅数字屏引人注目,这是依托油画《周恩来和他的朋友们》制作的数字展示交互系统。点击屏幕上的人物,照片、简介、历史故事和衍生多媒体视频逐一呈现,画面的人物立刻鲜活起来。

  运用全息投影、3D建模、增强现实等技术,将主题创意与数字展示技术相融合,提供鲜活、多元的沉浸式观展体验,在红岩革命纪念馆,参观者可以“参与”到历史中,更深刻地感悟革命先辈的精神。身临其境般的参观体验,让众多游客连称 “看不够”“还想再来”

  “一部红岩历史,就是一部千锤百炼的人格力量锻造史。” 重庆红岩革命历史博物馆馆长马奇柯说,当年,重庆作为国民政府的战时陪都,纸醉金迷,物欲横流,“前方吃紧,后方紧吃”,周恩来同志多次告诫南方局广大党员要做到“出淤泥而不染”,在国统区这个“染缸”中经受住灯红酒绿的考验,在特殊岗位上始终保持人的情操。战斗在国统区这一特殊环境中的人,无论是钱之光、潘梓年等身在红岩,还是沈安娜、黎强等深入虎穴,或是卢绪章、肖林等鏖战商海,都始终坚守人的本色,经受住严峻考验。

  弦歌不辍、薪火相传。红岩精神的本质是崇高思想境界、坚定理想信念、巨大人格力量和浩然革命正气,这就是中国人普遍具有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与党的路线紧密相连。

  “印象最深的是,在红岩魂陈列馆参观,讲解员给我们讲解狱中八条,在监狱的黑牢之中,革命者深知自己的时间不多,但依然抓紧剩下的每分每秒,讨论编写《重庆党组织破坏经过和狱中情形的报告》,这是承担烈士们血与泪的最后嘱托” 广西卫生职业技术学院思政部主任戴燕玲带着学院思政部老中青三代老师来到重庆学习党史、缅怀英烈,从渣滓洞、歌乐山烈士陵园、红岩魂陈列馆,到红岩革命纪念馆、八路军办事处,一路看一路讨论,感慨很多,收获满满,“教育者应先受教育,作为一名思政课教师,我们更应该带头学好党史,这样才能更好地用事实引导学生增强四个自信,引导他们涵养浩然正气,担当时代责任,点燃青年学生追梦、筑梦的激情!”

  革命先烈史诗般的感人事迹,至今依旧回响在耳畔,如何转化为鼓舞新时代发展的精神动力?离开歌乐山麓的红岩革命纪念馆,采访团一行走进支撑重庆未来发展的两江新区寻找答案。

  “在重庆,我们开展了金融、数字科技、工业互联网全球总部等多项数字经济的重大布局。在成都,新办的吉利学院为重庆乃至全国的工业互联网发展,提供了大量扎实的技术人才,帮助我们在创新科技的道路上走得更加稳健、更加扎实。”谈及吉利在西南地区的战略布局,吉利工业互联网全球总部广域铭岛数字科技有限公司工厂数字化部总经理周念念用了一个词来形容:相辅相成。

  在周念念看来,重庆基地利用制造业的多年沉淀,将知识和经验应用在成都基地的数字模型当中,聚汇在工业应用当中,让工业互联网平台变得更加务实丰满,两者相辅相成,为吉利整个产业升级,以及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的发展带来创新的动力。

  吉利工业互联网全球总部所在的重庆两江新区,以不到重庆全市1.5%土地面积,贡献了重庆全市约15%的经济总量、工业产值、数字经济增加值,集聚了全市50%的世界500强企业、60%的汽车产量。目前,两江新区已经成为重庆市经济发展的主战场和主城都市区重要增长极。

  据了解,2020年,两江新区提出要打造智慧城市样板,发挥两江新区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国家双创示范基地、国家海外人才离岸创新创业基地等创新政策叠加优势,强化大数据智能化应用,促进智能制造、智能产业、智慧城市协同发展。

  作为智慧产业的重要载体,两江新区的两江数字经济产业园注册数字经济企业累计达5600家,已吸纳10万创业大军,数字经济保持30.5%的高增长,数字经济规模占重庆全市比重超过1/3。

  两江新区向西,冉冉新生的成都东部新区,也牢牢锁定了吉利战略布局的版图。跨越2000多公里,从首都搬迁到成都,在成都简州新城龙泉湖畔,落成吉利学院成都校区,成为东部新区第一批参与抢滩布局的开拓者。

  打破城市发展千年定势,成都东部新区是成都东进的桥头堡,更是落实成渝地区双城经济圈建设国家战略的重要支撑。

  2020年5月6日,成都东部新区正式挂牌。729平方公里的东部新区,是国家、四川省、成都市三级发展战略的交汇点,承载着成都从“两山夹一城”变为“一山连两翼”的城市格局千年之变。

  2021年5月6日,成都东部新区挂牌一周年。开拓、探索、创新、发展,一年来,太多未来支点在这片土地上交汇,白纸绘图,轮廓已现。

  东部新区秉承山水丘陵特色,按照城市组群模式,构建了天府空港新城、简州新城、天府奥体公园和沱江发展轴、金简仁产业带“双城一园,一轴一带”的空间格局。在新区内部,突出产城融合发展理念,构建了“区域城市-产业功能区-新型城镇-公园社区”四级城镇空间结构,以产业功能需求和居住人群需求为导向,系统布局产业、居住、交通、公园、教育、医疗等功能设施,形成未来城市基本架构。

  “一年来,新区签约项目30个,投资总额约1910亿元,其中100亿元以上项目6个。成功引进阿里巴巴、欣旺达、云迹可及等重大产业化项目。目前新区各类在建重点项目97个,总投资1935.08亿元,已累计完成投资950.22亿元。”成都东部新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黄婉介绍,按照片区综合开发模式,东部新区与成都兴城集团下属医投集团合作,引入四川大学华西医学院等医疗机构,在东部新区规划建设成都健康医学中心(未来医学城),规划14.34平方公里作为未来医学城建设区(建设用地8.2平方公里)。同时,在邻近区域划定7.85平方公里作为预留发展区,深入推动医教研产融合发展,规划建设高端医疗器械基地和国际医学教育科研中心。

  历经岁月洗礼,通身有氧化锈蚀,部分零件磨损严重,眼前一台看似寻常的印刷机,赵露却郑重介绍:“这是我们的镇馆之宝!”原来这是当年印制《新华日报》的印刷机,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南方局的“老战士”,受过伤,还坐过牢。赵露介绍,这台印刷机跟着八路军队伍从武汉辗转到重庆,沿江而上,颠坏了不少零部件。到重庆后,又印刷了无数份报纸。同志在重庆谈判期间,曾称赞“我们的《新华日报》抵得上一个方面军”,这台印刷机无疑是重要的武器。

  成都日报锦观迎接建党百年报道组记者 徐俊 严斌 李萌 赵一 刘杨 刘永豪 摄影 刘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