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师范

您当前位置:主页 > 伊犁师范 >

新消费主义催生奴时代 攀比风气浓丧失独立人格

发布日期:2021-11-23   

  亚心网讯 (记者 宗合) 我是一名单身女性,当同龄的单身女友们,都在谈恋爱,或为早点出嫁而烦恼时,我却和房子扭上了劲。

  五年内,我连买了三套房子,为了还款,我不得不把三套房子全部租出去,住进单位的集体宿舍。也许大家会觉得我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但我并不觉得苦,反而感到幸福、安全。

  其实,我对房子的钟情,缘于小时住房的拥挤。我从小和父母、弟弟一起蜗居在一个50平米的平房里,拥挤、不便。13岁那年,我辍学到内地打工,工厂把废弃车间改建成宿舍,一个宿舍住了200多名女员工,双层铁架床排放的密密麻麻,我每天光找床都要花几分钟,当时我就梦想能有一套房子。

  2005年,我与许诺给我一套房子、一个家的男友分手,到和田市上班,一天晚上,望着万家灯火,想想自己独自一人流浪在街上,我哭了,当时,我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房子。

  当时,全疆的房价还比较低迷,我以每平米600元的价格全款购买了一套70平方米的二手房。买房后,虽然多年的积蓄所剩无几,但我却兴奋了好久。

  2008年,我回到奎屯上班,已习惯了在“自己家”居住的我,毫不犹豫地在奎屯又按揭了一套45平方米的小户型,每月房贷600元,装修的钱也全是借的。从此,我变成了工作狂和节约狂,朋友不要的商品货柜被我搬回来当书架,女友淘汰下的旧洗衣机被我当宝一样捡回家,电脑桌也是我从二手室场淘回来的。

  今年7月份,我参观完一家房产公司的一室一厅样板房后,又动了买房的念头。我东拼西凑借足了首付的钱,但拿到第三套房的钥匙后,就很快把房子以每月400元的价格租了出去。

  三套房子不但掏空了我的积蓄,还让我背负了债务,严重影响了我的生活质量,有时甚至很窘迫,我成了一名完完全全的房奴。自己做饭吃,请客吃饭也是在家里进行,即卫生花钱又少;骑自行车上班,绝不打出租车;衣服、化妆品都到网上淘;每月必买的杂志不再买了,而是在期刊网上花50块钱办个年卡,网上看……

  2010年9月,因为工作变动,我把三套房子全部出租,自己搬进单位的员工宿舍,租金刚好抵消房贷,终于不再做“月光公主”了。

  胡女士是奎屯市一政府机关的公务员,去年下半年,她办了一张信用卡,起初她觉得很方便,可后来却渐渐把自己变成了月光族。

  “以前我从不乱花钱,可刷了卡后,感觉钱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刷起来很爽。”胡女士说,自从有个信用卡,他就控制不住自己了,隔几天就跑到商场去卖点东西,虽然每次钱不多,但积累了几次之后也有好几百。到了还款日期,她才有点心疼,一直拖着不愿还,可是不换,不仅要交滞纳金,还影响信用记录。

  但胡小姐并没有克制住自己,还是照样每月刷卡购物,很快,她就从原来一个月可以自给自足变成了“月光族”,有些月还是“负翁”。

  直到今年7月份,当时除了信用卡上透支的钱,胡小姐还借了朋友一部分钱。“朋友催债,银行催款,当时我感到自己的生活已陷入了严重的经济危机。”胡女士说,欠款还完后,她就赶紧退了卡。

  “没孩子前,我有固定收入,没事就约朋友聚餐唱歌或逛街购物,可自从有了孩子,所有的生活状态都完全改变了。”家住石河子市31小区的秦女士说,自从去年孩子出生后,不管是从生活上还是心理上,她都没法适应。

  秦女士说,为了照顾孩子的日常起居,她不得不从休产假时,就改掉了睡懒觉的习惯,“半夜要起来喂奶、喂水、换尿布,每天睡眠的时间都不够,更别说有时间去逛街购物打扮自己了。”

  秦女士说,有了孩子后,最大的变化是每月的工资都要精打细算,毕竟家里花钱的地方多了,能省则省。“以前去买菜,根本不问价钱,看上什么称了一下就走,现在不会了,要问了一圈价格后决定买不买,”秦女士说,虽然现在很辛苦,但当父母的感觉还是很幸福的。“孩子长得很快,能对我笑对我喊‘妈妈’的时候,我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石河子大学文学艺术学院广播电视新闻系熊建军副教授:奴,《辞海》的第一个释义是“丧失自由,受人役使的人。”很显然,“奴”在最初的时候更多的指的是一个人的身体受到人的役使而失去自由。我们所谈论的形形色色的“奴”显然已经和最初的意义不同,至少不是受到人的役使,更多的是自己的价值观念受到了“物”的绑架,房奴、车奴、卡奴、婚奴、孩奴,无不如此。

  今天,从表面上看我们的身体是自由的,不再受制于人,但是因为我们的精神受到了“物”的奴役,渐渐地我们的身体也被“物”驱使,根源还是在“物”。所以今天的“奴”文化是基于物质文化欠发达时代的国人的一种价值取向,同时受到“隔岸风景好,邻家芳草绿”的心态影响,想给自己也建造一个花花世界,于是大家处处攀比,事事“争先”,最终造成一个新的“奴隶”社会的形成 。

  事实上,大家都知道当“奴”傻,都希望能解放自己的躯体和精神,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摆脱为“奴”的宿命呢? “奴”文化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心态的问题,也不是一个追求物质享乐的问题,更不是给自己添置一个奋斗的砝码的问题,而是一个因为物质不够丰富而带来的社会现实问题,因此也就不能用提前消费来解释,或者用“量力而行”来解决。要改变这种新的“奴隶”社会状况,最主要的还是社会物质财富的积累与增加。这种现象如果不改变,我们很多人还会长时间生活在“奴隶”社会中无奈的奋斗。

  奴现象的发生,一个重要的原因是现在整个社会攀比的风气太浓,而人们都有从众心理,一些本来没有能力的人,却死要面子、讲排场,非要做一些理所不能及的事情,甚至把一些没有必要的事情强加到自己头上,奴现象就自然发生了,还导致一部分人因此而背负着沉重的负担,被各种外部压力所裹挟,生活质量直线下降。许多被奴的人还迷失了自我,丧失了独立的人格。

  现在哪个人没有压力?我们要做的就是勇敢去面对压力,要摆正心态,要有正确的价值取向,干什么事情都要量力而行。如果对很多事情有过高的要求后出现各种压力时,就要勇于承担,去奋斗,因为这是你自己选择的结果,而不要一味地去抱怨是社会造成的。

  当然,除了社会和人为因素外,当前收入分配和社会工程建设等各方面的滞后,福利政策又不到位,也是人们生活压力过大、负担过重,导致各种奴现象层出不穷的重要原因。

  而各种奴现象发展到一定程度,政府又不能采取有效措施解决的时候,奴现象就有可能引发为怒现象,这对社会也会造成一定的危害。因此,建议政府在社会福利方面,多向普通大众和倾斜,加大投入,对一些根源性问题加以解决。

  已经不幸沦为奴的人,要尽快想办法摆脱被奴现状,让自己的生活回归到正常轨道上。·从“路都没有”到“精品小区”—— 苦等4年房产